今天是2018年11月14日     云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欢迎您

媒体报道

看云南如何打响健康扶贫“翻身仗”

[索引号:01510047-20181022-8568] 发布日期:2018-10-22

云南省普洱市西盟县勐梭镇班母村的拉祜族村民扎袜,几年前被查出患上肝腹水,不小的医疗费用压力,让一家人的日子一落千丈;71岁的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象达镇大场村村民朱洪茂,几年前被诊断为白内障,后又在务农时被牛挑伤入院,这让朱洪茂压力倍增。

“辛辛苦苦几十年,一病回到解放前”,看似调侃的话却道出患者求医问诊中的痛点,饱含着看病难、看病贵给老百姓带来的辛酸和无奈。

最终让扎袜和朱洪茂从重压下“翻身”的,是云南精准发力健康扶贫工程的成效。2017年,云南省因病致贫返贫人口脱贫8.3万户、32.2万人,占到全省脱贫人口总数的27.9%,这让一度在全国排名靠后的健康扶贫工作实现“翻身”。

吹响号角

扎袜的小女儿二妹记得,自父亲被查出患有肝腹水后,母亲精神失常,她带着攒下的3200元回到家,按习俗结了婚,专心照顾家里。“经过治疗,母亲基本好了,可父亲的病仍不见好转。”二妹说,那时,自己白天拼命干活,夜里就喝点酒躲着哭。“感觉日子快过不下去了。”

很快,带回家的钱花光了,亲戚朋友该借的也借了,可医疗费就像无底洞,把扎袜一家人拖进深渊。“那时去县城住院,每次要花至少2000元,一年至少去四五次。”每年一万多元的医药费,对二妹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。2014年,她家被列入建档立卡贫困户。

朱洪茂家的情况更糟。2014年以前,妻子因患上心肌梗塞去世,他也患上静脉血栓,花去了不少医疗费,后因务农时被牛挑伤入院,更加重了医疗费的支出。朱洪茂算过,几年来医疗费花了十六七万元,加之下有儿子、儿媳及孙子、孙女,无形给这个农村家庭增加了很重的生活负担。2014年,他家被列入建档立卡贫困户。

扎袜和朱洪茂的遭遇并非孤例,云南省副省长李玛琳介绍,作为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,云南仍有因病致贫返贫20.5万户、79.3万人,因病致贫返贫率23.88%,是主要致贫原因之一。同时,云南也是全国需救治人员规模超过50万的5个省区之一,是全国健康扶贫人群数量最多、任务最艰巨、脱贫难度最大的主战场之一。而从所患疾病看,多为心脑血管疾病、传染性疾病和长期慢性病,“这些疾病救治的费用负担对贫困家庭影响最大,有必要实施专门的救治。”

没有全民健康,就没有全民小康。在汲取2016年健康扶贫考核全国垫底的教训后,云南省把健康扶贫工作作为脱贫攻坚的关键性战役来抓。去年9月底,《云南省健康扶贫30条措施》出台实施,围绕让建档立卡贫困人口“看得起病”“看得好病”“方便看病”“尽量少生病”的目标,云南省吹响打赢健康扶贫“翻身仗”的号角。

措施明确了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参加基本医保个人缴费部分由省、州市、县三级财政补贴,确保其100%参加基本医保和大病保险。同时建立了医疗费用兜底的“四重保障”机制,依托基本医保、大病保险、医疗救助的现行制度倾斜,加上政府兜底的最后一道防线,牢牢守住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底线关口。

万事俱备,只待扬帆起航。

真金白银支持健康扶贫

对于扎袜、朱洪茂等贫困群众来说,提高报销比例就是增收。

《云南省健康扶贫30条措施》出台实施后的今年6月,朱洪茂在龙陵县中医院进行了白内障摘除手术及人工晶体植入,7月又进行了翼状胬肉切除手术及角膜缘干细胞移植手术。“两次手术本来要花3000多元,可我一分钱没花。”朱洪茂说。

无独有偶。措施实施后,扎袜每次去医院住院,只用花500元左右,“一年下来,能省7000多元。”扎袜说,家里的压力一下子小了很多。

类似的案例实在太多。全国健康扶贫动态管理系统显示,云南省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的实际报销比例从2016年的61.15%已提高到2017年的90.26%,是全国9个实际报销比例达到90%的省区之一;累计人均自付费用从2016年的2441.63元下降到2017年的657.61元,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就医负担降幅达四分之三。今年上半年,云南省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自付比例为9.43%,是全国属于个人自付比例继续保持在10%以内的8个省区之一。

报销比例提高了,更多贫困人口开始脱贫。2017年,云南省因病致贫返贫人口脱贫8.3万户、32.2万人,占到全省脱贫人口总数的27.9%,这让一度在全国排名靠后的健康扶贫工作实现“翻身”。

“翻身”离不开各级财政的支持。云南省财政厅厅长张岩松介绍,2018年,省财政累计筹措下达健康扶贫专项补助资金47.93亿元。预计2019年至2020年,省财政还将投入近100亿元支持全省的健康扶贫工作。

看病支出少了,扎袜家盖起了新房,接来了自来水,生活越来越好。“做梦都没想到好日子会来得这么快。”二妹说,在党和政府的帮助下,她在村里的一家养蜂企业打工,从最初的搬箱、开盖、铺油纸学起,慢慢学会了培育蜂王、简单分群。

“存量”减“增量”

解决因病致贫、因病返贫,仅靠“兜”是“兜”不住,靠“治”也是“治”不完的,还必须去“存量”减“增量”。只有“保治防提”协同发力,才能推动健康扶贫持续开展,彻底打赢健康扶贫攻坚战。

数据显示,健康扶贫工程实施以来,云南省疾病防控工作得到有力推动,特别是全省多个贫困县传染病发病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,孕产妇死亡率、婴儿死亡率分别控制在18.77/10万和7‰,与全省平均水平差距缩小;艾滋病防控也从全国重灾区转变成为综合防治示范区,各类疫情得到有效遏制。

但不得不说,贫困地区疾病防控工作仍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,部分贫困县严重精神障碍、糖尿病、肺结核等慢性病的规范管理仍有待进一步提升,深度贫困地区重点疾病的防控力度仍需进一步加大。

云南省卫计委主任杨洋认为,要全面提升云南省慢性病管理工作,聚焦高血压、糖尿病、肺结核、严重精神障碍等四种常见慢性病,尽快将高血压、糖尿病、严重精神障碍规范管理率提高到90%以上,肺结核规范化管理率继续保持在90%以上。

同时,力争到2020年,艾滋病病人和感染者发现率、治疗率、治疗成功率达到“三个90%”的防控目标,云南省肺结核发病率下降到58/10万以下,5岁以下儿童乙肝病毒携带率控制在1%以下,麻风病现症患者数较2010年底减少50%以上,继续保持传染病发病率总体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良好态势。

健康扶贫离不开健康教育。杨洋提出,要因地制宜开展健康教育,引导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养成健康向上的生活方式。同时,与乡村振兴战略相融合,推进爱国卫生运动。

为倡导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,普洱市推动医养结合,打造“养在普洱”大健康品牌建设,成立了云南省民族民间医药学会哈尼医药分会,成功举办“养在普洱·端午民族药膳养生国际论坛”等活动,同时,促进澜沧江——湄公河次区域国家传统医药交流与合作,推动了普洱率先在全国打造少数民族健康服务示范区,推动健康普洱建设。

健康扶贫事关脱贫攻坚成效,任务艰巨,责任重大。杨洋说,云南省接下来的目标是:实施全域卫生城镇创建,力争到2020年,实现省级卫生城市和县城100%覆盖,国家卫生城市比例达60%,省级卫生村比例达到50%。

我们拭目以待。

来源:宣传处